当前位置:两坪资讯>社会>新中国经济70年·浦东开发开放|亲历者黄奇帆:浦东开发:一盘

新中国经济70年·浦东开发开放|亲历者黄奇帆:浦东开发:一盘

2019-11-07 16:46:10   【浏览】525

浦东开发开放

浦东的开发开放是党中央对外开放的重要一步。1990年4月18日,党中央、国务院一致同意上海加快浦东发展。浦东的开发正式启动,给上海带来了划时代发展的新起点。正如邓小平同志1991年访问上海时所说:“浦东的发展将产生巨大的影响。这不仅是浦东的问题,也是上海发展的问题。这也是一个以上海为基地发展长江三角洲和整个长江流域的问题。浦东的发展不应该动摇,直到竣工。”1992年,中国共产党第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进一步确立了上海“一个领导、三个中心”的国家战略地位,即以浦东开发开放为龙头,把上海建设成为中国的经济、金融和贸易中心,从而带动长江经济带实现跨越式发展。

1990年5月3日,上海市人民政府浦东发展办公室和上海浦东发展规划研究设计院正式成立。(新华社)

浦东开发:大博弈的重要一步

20世纪80年代,中国东部沿海地区,特别是广东和深圳,处于发展和开放的前沿。上海作为一个老工业基地,是国有经济相对较重的地方,也是国家的金融口袋。整个中央财政的四分之一来自上海财政上缴的资金。上海相当于改革开放的捍卫者。也正因为如此,整个20世纪80年代上海的整体经济和社会发展相对缓慢。

1990年的这个关键时刻,邓小平推动了上海浦东的发展。老人说深圳面对香港,珠海面对澳门,厦门面对台湾,上海浦东面对世界。在老年人看来,浦东的开发开放是一场大游戏中的一个重要举措。他甚至说浦东的开发开放晚了五年,最好早点开始。

就职后的第一项任务

从1986年到1990年,我是上海经济信息中心的主任。我非常关注全国的改革开放和上海的经济发展,有很多想法。我记得1990年4月22日,那天是星期天。我接到市委组织部的通知,说我是由朱镕基同志提名,经市委常委会批准的。我被任命为浦东发展办公室副主任,第二天报到。4月23日,我出席了时任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黄鞠召集的浦东发展领导小组会议。会上,我接受了上任后的第一项任务,即负责制定中央政府浦东开发开放十大政策的具体实施文件。该文件于4月23日上报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并于4月30日向社会公布。这十项政策的全部内容非常简单,只有两页。

简单来说,这十项政策是:第一,15%的企业所得税,2项免税,3项十年减半;第二,该地区自用商品免征进口税和增值税。第三,该地区的企业可以在国内销售而不是进口,并且可以在纳税后销售。第四,外商投资基础设施,所得税五免五减半;第五,外国投资可以用来生产三种产品。如果现行法规不允许,商业和金融业务可经批准后进行。第六,可以设立外资银行、分行和金融公司。第七,可以设立保税区,从事转口贸易和出口业务。第八,本地区的中国企业也可以免征所得税。九是该地区土地使用权有偿转让50至70年;十是把新的财税留给浦东新区。另一个没有写在文件里,但是中央政府的内部口径允许上海浦东新区建立一个证券交易所来探索资本市场。

这些政策,加上允许设立证券交易所的政策,综合了沿海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十项政策、五个特区的九项政策和五项特区尚未实施的政策(外资可以设立百货公司、银行、保险和金融公司、设立保税区、设立证券交易所和扩大浦东新区的五项审批权)。正是因为这些政策特点,我才想起有一天朱镕基同志告诉我和我的同事们命名浦东新区的意义:“新区不叫特区,不特别,特别,比特区更特别。”

这十项政策及其实施的十份文件至今记忆犹新,因为在那个时候,这些政策可以说代表了改革开放的内涵,其力量和含金量在各种政策文件中是罕见的。

发展面临的问题:首先,钱从哪里来?

1990年6月,朱镕基同志率团赴香港和新加坡考察。离开前,他给我们布置了任务,并要求我们为浦东新区的发展准备一个具体的计划。在黄鞠同志的领导下,浦东发展办公室的同志们制定了陆家嘴、金桥、外高桥功能区的一期开发规划。朱镕基同志回来后,他和黄鞠同志同常吉、沙林、我和佳能同志召开了一次特别会议。朱镕基同志听了我们的报告后说,同意三个开发区的第一个发展规划。根据新加坡裕廊开发区的经验,这三个区的前三年各需要至少100亿元人民币,从长远来看需要超过100亿美元。但是,市政府没有钱,每个区我只能给你3000万元。请想办法为浦东新区的实际发展筹集资金。回来后,黄鞠同志把任务交给了我。我带头与有关同志和部门讨论,提出了具体的筹资计划。

我花了一个星期才形成一个三管齐下的资本搜寻计划。首先,按照浦东新区允许土地租赁的政策,将对土地使用权的转让进行变更。第二,陆家嘴、金桥和外高桥开发区公司成立股份开发公司,通过招商引资融资。三是利用浦东新区开放证券交易所的政策,允许三家企业上市融资。我们可以在三管齐下找到足够的资金,有了资本开发公司,我们可以用银行贷款融资,征地拆迁,基础设施开发形成一个准备充分的土地,然后通过土地开发和转让,我们可以为这三家公司形成一个100多亿元的滚动开发基金。

此外,浦东发展也整体采取多渠道融资和发展方式,通过招商引资、土地租赁、证券市场和金融融资充分利用浦东发展的优惠政策。到2000年,浦东发展的前10年,通过土地租赁、股票市场、外商投资、国内投资和金融机构融资贷款,至少筹集到5000亿元发展资金。

充分发挥金融作用:建设中国国际金融中心

邓小平同志在听朱镕基同志关于浦东新区“金融第一,贸易兴市,基础铺路,东西联动”规划目标的报告时,即兴说道:“金融非常重要,是现代经济的核心。如果金融做得好,整件事将在每一步都有活力。”上海过去是一个金融中心,也是一个货币可以自由兑换的地方,将来也将继续如此。中国在金融领域的国际地位首先取决于上海。这将需要许多年,但我们必须现在就开始。“当时,我很幸运地在附近听着,非常震惊。我认为这段话是世界级的、深刻的智慧,所以我把它写了下来。

邓小平同志的精辟论述,以历史人物的伟大思想和远见卓识,揭示了四个含义:第一,说明了金融在国民经济中的中心地位;二是指出促进经济改革和发展的途径。一个是下棋,另一个是玩整个游戏。关键环节是金融。第三,提出了中国金融改革开放的未来方向。中国的人民币最终将走向自由兑换。它指出,国际金融中心形成的关键是货币自由兑换。第四,指出上海应成为中国的金融中心,并希望上海为“中国的国际金融地位”做出贡献。本文高瞻远瞩地提出了对我国经济建设至关重要的金融战略,并指出了我国金融改革和发展的方向和重点。它的意义极其深远。它像一颗思想的种子,深深扎根于我的脑海,成为我学习金融知识和以后处理金融事务的思想指南和动力源泉。

根据邓小平同志的理论,中国的金融在世界上有着真正的地位,也就是说,当中国的人民币能够在世界上自由兑换时,这是一个金融强国实现的标志。你知道,在1990年和1991年,即使在贸易条件下,中国的货币也不能自由兑换。一切都被控制住了。当时,这位老人能够非常深刻和有远见地讲述货币在未来自由兑换是多么明智和具有前瞻性。邓小平同志这样说五年后,到1996年,中国的人民币可以自由兑换。

现在20多年过去了。中国人民币逐渐国际化。跨境人民币交易越来越多,结算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国家使用人民币作为国际贸易的结算货币。一些国家也将我们的货币作为储备货币之一。2015年,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再过20到30年,当人民币可以在资本下自由兑换,当人民币不仅成为贸易结算货币,而且成为资本下自由兑换货币,成为各国储备货币,成为世界各国货币的锚定货币,邓小平的目标将会实现。

老人说这需要很长时间。我相信,当中国在2050年成为世界经济强国时,这一货币目标将会实现,正如第19次报告中所说的那样。

(这篇文章是黄樊棋在2018年为《中国经济周刊》写的,有一些删节)

编辑:陈冬冬

(本文发表在2019年第18期《中国经济周刊》上)

《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第18期封面

500万彩票网 河北十一选五 福彩快三

上一篇:宁德时代:与宜宾市政府签署项目合作协议 共同打造西部新能源产
下一篇:翟晓川赠送罗斯一幅字画:拾至名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