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两坪资讯>文化>潘天寿:谈中国画的基础训练——素描

潘天寿:谈中国画的基础训练——素描

2019-11-03 15:35:56   【浏览】3837

让我先谈谈“素描”的名字。在去年艺术院校讨论教学计划的会议上,中国画专业的计划中也有素描课程,而不是素描和复检课程。当时,我提出了素描的含义和范围。素描这个名字适合中国画的基础训练吗?

世界上所有的民族绘画,无论哪个体系,东、西、北、南,都必须先抓形状,再抓颜色,总的来说必须抓面部表情骨干,只是方法不同。西方素描是油画造型的初步基础训练,主要用明暗法捕捉形状(新风格素描还需要谈线条结构)。然而,中国传统绘画通过用线条来画大轮廓而不是明暗来捕捉形状。这就是中国和西方的区别。学习西方素描需要三周时间来画石膏头或半身像,有些人甚至需要四五周时间,一学期只有三四幅画,一年有六八幅画。油画系这样训练是有好处的。中国画就是这样一幅画。我不敢说它不好,但它没什么用,而且花了太多时间。我反对。除了普通的理论课,中国画还有许多其他的项目。如诗歌、书法、篆刻、绘画理论、碑铭等,在油画、雕塑等系统中都不可用。一个人怎么能花很多时间画光影呢?如果你只讲汉字,你可能一辈子也学不好。

术语“草图”是从日语翻译过来的吗?我不知道。字面上,有一种说法,素食者是肉和蔬菜的素食者,即单色绘画,肉和蔬菜是彩色绘画(这是我想当然的,绝对没有根据)。还有一种说法,素食是白色的,素食是一种由普通原色丝绸制成的织物。它的背景颜色几乎是纯白色。因此,《论语》说“事后画素”,素字被解释为白色字。也就是说,绘画被画在不同颜色的白色背景上,所以绘画被认为是在平原的底部。有些人还解释说,这是先画彩色图片,然后填充白色背景。然而,不管顺序如何,元素都是指白色。在我国,它一直被称为画线,即用毛笔和墨线画出一个物体的轮廓。作为绘画的大结构,它是绘画的主干,也可以说是一幅尚未画过的画。这种画在张彦远的唐代历代名画中被称为“白画”,因为墨线的轮廓中没有填充颜色,完全是空白的。线条画和白画的名字就是这样产生的。这幅线描和白画是中国画抓形的基础训练。如果西方素描中的素描画被解释为白色,那么中国的素描画和双钩也是素描,这也是事实。然而,西方草图更多的是黑色而不是白色,这不能解释为线条画。我认为,素描的平实特征可以更合理地解释为匈奴的平实特征。可以用黑色,也可以用红色、棕色等。,只是单色绘画。然而,中国的写意水墨画并不是单一色彩的绘画基础训练,将素描作为单一色彩的基础训练课程也不完全正确。

我一直觉得中国画造型的基础训练不能完全以西方素描的名义来完成。不过,在讨论教学计划时,有人说素描课也可以画线和双钩,所以中国画系的基础造型训练课程的名称也可以画草图。然而,一般认为素描是一套西方素描,不包括线描和双钩。因此,中国画基础训练课程的名称使用了“素描”一词。当普通人进行教学时,他们教西方素描,而不是素描和复句。此外,所有持“西方素描是所有造型艺术的基础”观点的人都认为这样做是名副其实的最佳选择。这种误解存在于各艺术院校。为了避免这样的误解,我主张不要使用“草图”的名称。经过反复讨论,这个名字不再使用。

当然,我不是说中国画专业永远不能教西方素描。作为一种基础训练,学习一些西方素描对中国画学生来说并非没有好处。因为今天我们也应该知道西方世界捕捉形状的一些方法。然而,中国古代捕捉形状的方法,必须用线捕捉,不同于西方世界捕捉形状的方法。中国古代画家也是现实主义的,从他们的物体表面画草图,但是素描是写神的,而临摹是后来的事情。金代顾恺之总结了“以形写神”,即以物写神。写作形式是手段,写作上帝是目的。绘画离不开形式,但要提高形式的艺术性,形式必须得到加强或削弱和改变。变化是形式和上帝的有机概括。这绝不是一个随机的变化。变革的目的是写关于上帝的总体情况。否则,这就不像把老虎画成狗。当然,老虎的神是抓不到它的。中国画非常重视这一点,这就是《淮南子》所说的:“画Xi时的脸美而不顺眼,画黄萌的眼睛大而不可畏,帝王和人物也不可畏。”愤怒是人类形式中的精英。如果没有愤怒,就没有上帝。在古代,一些画家去大自然捕捉图像,过于关注外部图像,往往艺术性不强,也就是说,他们没有捕捉到足够的面部特征。他们从古画中复制图像并找到图像,但艺术性很强。因为古代作品,经过长时间的锻炼,抓神是好的,艺术性是高的。唐宋以后的画家经常根据旧书临摹,所以他们逐渐脱离了捕捉自然的图像,但没有正确地绘画。这成了一个缺点。今天,中国画学生必须画线条画和双钩,但是画一些线条多、明暗少的西方素描是非常必要的。一是接受训练,从生活中勾勒出物体;另一种方法是快速绘制,不要浪费时间去触摸明暗的色调。另一种是采取更多的线条,这些线条与中国画中使用的线条有关。这有助于学生快速掌握线条对象的姿态、运动和面部表情,有助于群体图像的动态和布局。这是利用西方素描中素描的优势来弥补中国画中形状捕捉不足和与物体缺乏相关性的缺点。这可以加强中国画的基础训练,我非常同意。但是有些人说素描必须先画浅色和深色的素描。我认为最初的草图不能做得太快。这是事实。如果你说在素描之前你必须画明草图和暗草图,我有疑问,可以研究一下。我的经验是:画画既有缺点,也有优点。关注自然物体是好的,但也有一些缺点。

今天,不仅要讨论油画系的素描,还要讨论五个系的素描。这五个部门的草图有什么共同点吗?这是可以研究的。过去,我一直反对一些从西方世界学习回来的老师说“西方素描是所有造型艺术的基础”、“绘画来自自然”、“西方素描是模仿自然的最科学的方式”等等。自然的形式和颜色不等于绘画。人们说“西湖风景如画”。他们不能说西湖风景是一幅画。这意味着“绘画”是一门艺术,画的西湖可以而且应该比比天然西湖更美丽,天然西湖比天然西湖高。因此,虽然西湖风景不错,但只能说“风景如画”。人类必须有艺术,艺术是根据人类的必要追求,在各种条件下创造的,如人类不同的智慧、感情、劳动、工具、环境和历史的积累。中国有句古老的谚语“自然在手”。大自然就是宇宙。所有的自然都是由宇宙创造的,也就是说,它是由自然创造的。虽然画家绘画中的一切都是以自然界中的一万种可见颜色为基础的,但画中显示的一万种可见颜色是每个画家创造的一万种可见颜色,因此得名“手里的自然”(Nature in Hand)。

人类绘画的表现方法无非是点、线和面。线条清晰一般,表面容易平整,点容易琐碎。中国画不仅注重线条的运用,更注重空白。它通常不画背景。它使用空白作为绘画材料的对比。即使画背景,它也注意空白,以显示整个绘画材料和主体的突出。因此,线条和空白的处理是中国画的决定性因素,这是中国画的特点,也为工艺美术提供了良好的条件。当然,宇宙中的一切都有背景。西方画家认为不画背景是不现实的,所以他们必须画一个完整的背景。然而,它很容易变平,主体不突出,并且很容易感到颤抖。换句话说,还不够清楚,不能一概而论。有两首古诗词说得好:“有成千上万首诗在眼前,但只有两三首是令人愉快的。”中国画只画两三枝赏心悦目的树枝,而不画其他的。这是非常清楚和突出的。因为绘画是用眼睛看的,眼睛的注意力有一定的限度。因此孔子说:“我心不在焉,视而不见。”中国画中概述的原则都是基于眼睛能量的要求。摄影不是绘画,大部分原因在于此。

张文彤说:“当你向自然学习时,你必须挖掘你的内心。”各种宇宙都是画家的素材,但是画家必须用他的大脑来总结素材,融化素材,然后获得他心灵的源泉,才能创作出独特的作品。这是艺术的要求,由此可见,绘画是画家通过熔化和加工材料,创造出宇宙创造的各种可见色彩,在画家手中创造出的一种独特的绘画风格。培养艺术家并不容易。我们学院已经运营30多年了。有多少杰出的艺术家接受过培训?我教中国画已经40多年了,我没有教过任何优秀的中国画家。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现实,应该仔细研究。它不应该被任意谴责。

绘画必须艺术地处理。艺术科学有问题,但它不同于纯科学。纯科学强调效率,而不是形式和精神。电灯是爱迪生发明的,可以被其他人模仿。无论是美国的形式或精神,还是法国的形式或精神,模仿都具有相同的效率和价值。艺术是不一样的,同一个题材必须有不同的处理,这个画家这样画,那个画家那样画,十个画家会画不同的。艺术是不同的。虽然艺术家拍摄图像的原则是相同的,但是拍摄图像的方法和工具是不同的。西方绘画使用木炭和铅笔,中国绘画使用黑色墨水和刷子,西方绘画使用表面来显示明暗,中国绘画使用线条来画轮廓,所有这些都是不同的。擅长画花鸟的画家必须训练他们捕捉各种形状和大小的花鸟的能力。牡丹不同于牡丹,蜡嘴不同于鹦鹉,这只牡丹不同于那只不同颜色的鹦鹉,这只鹦鹉不同于那只不同颜色的鹦鹉,以及不同的姿势、面部表情等。艺术家应该有能力抓住他们不同的特点。如果我们训练花鸟画专业人员,而不是训练捕捉花鸟的基本图像和颜色,而是画西方人体素描的四肢、头像和全身,这与描绘花鸟的图像的奇怪颜色、姿势和表情有什么关系?像任伯年这样的中国现代人物画家,还没有学会炭笔绘画,他们的肖像画也非常相似,令人印象深刻。当然,有许多中国画家捕捉图像,只属于旧的复制模式。光是他们不能直接或默默地写下这些对象是不够的。然而,不能说所有的中国画家不画西方素描就不能捕捉图像。郭子仪的女婿赵某邀请韩干和周舫相继画肖像。郭子仪觉得这两幅画非常好,无法匹配。一天,当他女儿回家时,郭子仪问她哪一个更好。女儿说两者非常相似,然后她画了一幅画,甚至显示了赵朗的声音和微笑。这种批评非常尖锐。前者是通过形式捕捉形式,而后者是通过形式捕捉精神。韩干和周方华的图像不是用西方的素描方法捕捉的,但是画家想要捕捉物体的形状。他想捕捉形状并写出上帝的形状。他没有抓住形状而忽略上帝,也不能抓住上帝而忽略形状。从一开始,这两者就联系在一起,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

当我们讨论草图时,每个部门能单独讨论吗?此外,附属高中美术课的基础训练是各部门培养新学生造型的基础。教学方法是否与油画系相同也可以讨论。我们也应该学习西方素描,而不仅仅是现有的教学方法。油画来自西方世界。它必须用明暗捕捉图像。因此,油画是捕捉图像的基础训练。画西方草图是绝对正确的。但是我认为高年级和低年级应该分阶段进行。低年级的学生应该画得更准确、更仔细,这是奠定坚实形象的基础。高年级是一个强调结构和尊严,注重艺术性的阶段。据说法国和其他国家的大多数艺术学院最初都是由老教授教素描的。培养学生的基础是从稳固的基础开始,使学生能够诚实地学习基础。我同意这种方法。然而,在第一阶段之后,我们应该让一百朵鲜花盛开,一百所学校相互竞争。没有必要限制某些教学方法。所有这些都是没有素描经验的个人想法。他们是否适合现实由Higa讨论。

(本文是潘天寿1962年12月14日在浙江美术学院素描教学座谈会上的讲话。它发表在第七期《美术随笔》上。)

广西快三

上一篇:美记:热火试训达里尔-梅肯 后者可能获最后一个训练营名额
下一篇:「庆祖国70华诞,庆典有我」北音人亮相国庆群众游行队伍“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