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两坪资讯>娱乐>《耶稣的学生时代》罪与罚与人类良知的底线

《耶稣的学生时代》罪与罚与人类良知的底线

2019-11-13 08:27:37   【浏览】151

约翰·库切(John m Coetzee),南非小说家、文学评论家和翻译家,2003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也两次获得英国文学最高奖项布克奖。他经常在作品中与欧洲古典小说家交谈。例如,小说《福》中对《鲁滨逊漂流记》的解构和俄罗斯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在《彼得堡大师》中的主角就是两个例子。2002年,库彻搬到澳大利亚,成为一名国民。

Dimitri Feodor Lovich KaraMatsov

耶稣的童年

译者:文敏

版本:浙江文艺出版社,2013年3月

[在第一部《耶稣的童年》中,西蒙把一个奇怪的孩子大卫带到了一个新的国家,并和另一个奇怪的女人伊妮丝组成了一个移民“家庭”。这两个成年人没有血缘关系,也不是恋人,但他们扮演了父母的角色,帮助偏执的大卫在移民世界的残酷法律中长大。】

耶稣的学生时代

译者:杨项容

版本:人民文学出版社,2019年7月

作为《耶稣》三部曲的第二部分,《耶稣的学生时代》中的主要人物保持不变,即大卫、伊妮丝和温柔宽容的西蒙。故事的地点也是移民安置点。就大卫的教育而言,西蒙和伊妮丝正在相互合作,努力承担父母的责任,尽管他们不是大卫的亲生父母。巧合的是,该地区三个更富有的姐妹同意资助大卫的教育,这样大卫就可以在舞蹈学校学习跳舞,感受生活的美好。这所舞蹈学校也成为小说发展的另一个重要场景。这所舞蹈学校的校长、教师和校工是一批新的重要人物。

迪米特里的罪行

像以前的《耶稣的童年》一样,库彻在《耶稣的学生时代》中仍在讨论教育和人性这两个重要问题,但他的表述更加复杂。最有争议的人物之一是学校工人迪米特里,他杀死了舞蹈学校校长的妻子。

我想知道当读者看到迪米特里这个名字时,是否会想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马佐夫兄弟”?在那本书里还有一个角色被指控杀害了他的父亲,迪米特里。对库彻来说,选择角色的名字不应该是偶然的。1994年,库彻曾将陀思妥耶夫斯基本人视为英雄,创作了他的第七部小说《彼得堡大师》。在学术研究方面,库彻的散文集《陌生的海岸》还包括一篇关于巴赫金用复调理论分析陀思妥耶夫斯基作品的论文。他认为“复调小说”理论是巴赫金在分析陀思妥耶夫斯基作品时提出的文本分析理论。他认为,对话概念的优势在于“没有主导和中央权威意识,所以不会有任何人宣称真理或权威,只有辩论和对话的声音”。库彻也用这种方法来讨论迪米特里在耶稣学生时代的罪行。作者几乎中立地描述了人们对迪米特里谋杀案的各种声音和反应。

爱是一个充满战斗的空间。

《卡拉马佐夫兄弟》中的首席大法官说了这样一句话:“美不仅可怕,而且神秘...在这个上帝与魔鬼斗争的地方,战场就在人们心中。”这个判断也适用于耶稣学生时代的迪米特里。迪米特里在两部小说中都是如此荒谬、粗鲁和恶心。大多数读者无法接受这种对比:显然安娜已经在情感上和身体上接受了迪米特里,为什么像阿西莫多这样的人想要杀死像女神一样美丽的安娜?

这部小说给出了一些答案。正是因为被安娜的美丽所震惊,迪米特里感到自卑,以至于失去了自制力。迪米特里这样描述安娜和他自己:“她是一个美丽的女人,真的,真的,从里到外。我应该非常自豪地把她抱在怀里。但我不是。我很惭愧。因为像我这样丑陋、危险和无知的傻瓜根本配不上她...我认为有些事情完全不对劲。美女与野兽。”当一个美丽的女人和他分享她对爱情的激情时,他突然觉得如果她在高潮时被卡在脖子里,她可能知道什么是爱情。谁是主人?就这样,他勒死了安娜。这再次证明了卡拉马佐夫兄弟的观点,即美是如此可怕和神秘,以至于它能触发人类心中的野兽。美与丑、爱与恨是两对极其复杂的对应物。

弥补不可预知的行为

除了库彻试图与陀思妥耶夫斯基就感受“美”的影响问题进行对话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持续对话,即探索人性和基本需求。库切小说中的西蒙不断重复这样的观点:我们都会犯错,有时我们无法预见自己行为的后果。迪米特里杀死安娜是一种犯罪,但是从故事的描述来看,他是一种激情犯罪。当他犯罪时,他没有想到安娜会死。然而,他自己总是感到遗憾,所以他向法庭强调他有罪,并要求通过去盐矿当苦力来赎罪。库彻的小说表明,他的理想帝国没有执行标准。尽管迪米特里犯下了谋杀罪,但法律当局要么在精神病院接受治疗,要么在盐矿里挖盐来惩罚他。迪米特里选择做苦力来赎罪。

在耶稣的学生时代,西蒙反复向大卫强调:人都会犯错,犯错的人会后悔,因为每个人都有良知。例如,在故事开始时,大卫的一个玩伴用石头打伤了一只鸭子。大卫对此非常生气。这时,西蒙教大卫试着理解班吉:“我认为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就像其他扔石头的男孩一样。他不想杀鸭子。当他看到鸭子的美好生活被他的行为毁掉时,他感到后悔和悲伤。”“他扔了一块石头,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真的想杀鸭子。我们并不总是预测我们行为的后果——尤其是年轻时。”西蒙是一位成熟的教育家,他通过许多例子反复教导大卫理解人性的真相。因此,他对班吉杀鸭子的评论可以和他对迪米特里(Dimitri)谋杀案的评论完全相提并论——我们会犯错,我们不是能够完美预测行为后果的神人。是的,我们都是人。人类会犯错。如果我们真的明白这一点,能够正视我们的错误,我们就不会逃避和诡辩,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翻开新的一页。在这里,作者突然想到,如果大卫在这个时候问西蒙,“你认为犹大背叛耶稣后后悔了吗?”西蒙,或者库切,肯定回答说:“他后悔了。”库切和他的角色西蒙都相信人类的良知。

不能爱是一种痛苦。

在耶稣的系列小说中,有一个很多读者可能不理解的情节,那就是西蒙和伊妮丝不是大卫的亲生父母,但他们认真对待父母的责任。如果你想找到答案,你可以向卡拉马佐夫兄弟学习,其中长者说:“不爱的痛苦是地狱。”在异化的世界里,每个人都蜷缩在袖子里,不想与外界有更多的接触。然而,每个人都渴望成为一个有爱心的人。从这个角度来看,抚养大卫给了西蒙和伊妮丝爱的机会,让他们发现生命的价值。

尽管库彻在小说中对迪米特里的案子持中立态度,但他最终还是安排西蒙做了一件令人惊讶的事情。因为迪米特里被谋杀,舞蹈学校关闭了很长时间。当它重新开放时,卫报的母亲伊妮丝不同意大卫应该继续在那里学习舞蹈。但是西蒙来学校了。他说,虽然大卫不会去那里上学,但他愿意继续做迪米特里的工作,并希望学会跳那种能感受美的舞蹈。在小说结尾,正在跳舞和旋转的西蒙看到“地平线上,第一颗星星开始升起”

荒谬吗?想想伊凡在《卡拉马佐夫兄弟》中对阿约沙说的话:“地球太需要荒谬了。世界建立在荒谬之上,没有荒谬,世界可能一无所有。”事实上,小说的结尾并不荒谬,因为在耶稣文化的背景下,星星是“爱”的象征,西蒙的生活很难找到“爱”。

□王京辉

安徽快3 甘肃11选5 江西十一选五 三分快三投注

上一篇:刚刚,一份面向两院院士的倡议书发出
下一篇:定格夕阳美 25对党员老夫妻齐拍艺术照